网站导航
  • 阳江

阳西县一家三代痴迷传统雕刻手艺

2017-07-14 11:10:00阳江日报 许倩 爱看粤西

每年春天,阳西县都会举办各类大大小小的传统民俗活动,端午节期间的书村“走公”庙会更是当地最隆重的祈福活动。而“走公”庙会的祭拜神像大都出自上洋镇双鱼村村民李土献之手,屏风、梁柱、茶几、花瓶座……利用简单的樟木和泥土,他总能巧妙地雕琢出一件件实用而具有艺术美感的作品。近日,记者走进李土献的工坊和家里,了解这位民间雕刻工匠背后的故事。

一家三代传承雕刻手艺

“我们家祖传三代都是做这个的。”在上洋镇双鱼村一栋简陋的平房里,李土献指着在地上摆开的各式工具,向记者娓娓道来他的“家族史”。早在上世纪70年代,李土献的父亲李日喜就常常受邀到镇上和阳江县城里现场雕像,“我爸是跟溪头一位老师傅学的雕刻,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,他雕刻的题材多数是老百姓,因为手艺不错,当时在阳江是很出名的。”提起今年初去世的父亲,李土献言语里不无自豪。

在多数人选择种西瓜、荔枝维生的村子里,这个木匠家庭显得非常特别。从小看父亲将一块块原木精心雕琢、上色,他深受熏陶,每雕刻一个人物就带着渴望去了解背后的历史故事。19岁高中毕业后,李土献决定回家子承父业,家里的衣柜、茶几、镂空雕花木床、带抽屉的电视桌等都是他亲手做的。

在简陋的工坊里,记者看到了李土献刚做好的两个色彩斑斓的人物雕像,这是茂名市电白区的朋友委托他再加工的作品。因为做的雕像神情生动,配色得体,许多外地人慕名而来,或经人介绍来请他雕像。

“小时候经常看爷爷和爸爸一起做雕像,觉得很有趣,但那时候他们都没空教我。”李土献的二儿子李宗永今年28岁,在广州读完大学工作几年后回家学艺,他对记者说,三兄弟里自己是最喜欢雕刻的,至今已跟父亲学了两三年时间,但还处于帮忙打下手的阶段,未来的路还很长。

雕花刻字画龙信手拈来

梅兰菊竹、花鸟虫鱼、神话人物、书法刻字……李土献会雕刻的花样很多,家里茶几上的“清雅”二字就是他自己写的。“有时候也会去请一些地方的书法家题字,现在主要是在互联网下载好字体,再照样刻上去。”他对记者说,自己鲜少“做实验”,但别人交代的花纹都能一次性在切好的原木胚上刻成,短则两三天,长达十天半个月。

在工坊里,记者还看到了李土献一位好友委托他做的木制花瓶摆座,在连日雕琢下,这块高约三四十厘米的樟木形状奇特。李土献和二儿子顺着原木的四角边削边凿,记者看到摆座的四面各不相同,一面是张开的鹰嘴,对面则是闭合的鹰嘴,另一面是生动的龙头,对面则是沉稳的佛脸,自成一面,却浑然一体。

八仙过海、仙女散花、文武曲星、君臣百官,雕刻前他脑海里总能自然浮现出想要的人物形象。有一次,一个朋友让李土献雕刻郭子仪贺寿景象的一整套雕像,此前并没有雕刻这个主题的经验或前人作品可以临摹,他尽情发挥想象,最终雕刻出让对方满意的郭子仪、贺寿童子等作品。

现代机器让雕刻更精美

就尺寸而言,李土献在工坊里雕刻过最大的作品是一个高2.7米、宽70厘米的站立雕像,去到一些民间庙宇现场雕刻、绘图的神像和水泥梁柱更是“重量级”。不同于父亲时代的纯手工做法,李土献如今会更多地利用现代化工具,来帮助自己省时高效地雕刻出更精美的作品,这一点在前期雕刻和后期上色尤其明显。

“先用机器把原木切割好,该钻的钻,打孔的打孔,修边的修边,机器处理个大概再进行手工雕刻、打磨,这样效果会更好。”李土献对记者说,从前配色都是用色粉和牛皮胶混合煮融,现在是直接到阳江市区成箱地买丙烯色料,粉红、翠绿、天蓝、赤色、柠檬黄等都能现成用或调色得到,只是在画线条时仍会选用色粉。“将色粉熬得不稀不稠,加入线笔里在樟木上绘画,能够使雕像线条更加立体。”

一直在农村生活,“60后”李土献对电脑、智能手机的运用却很多,平时也经常看书学习。随着年纪变大,他常常感觉到腰疼和颈椎不适,有时候为了赶工期,他常常加班到深夜,妻子偶尔会帮忙后期上色。“只要二儿子用心学,再培养个一两年也能独立做雕像了。如今做这个行当的人越来越少,父亲做了近50年雕刻,我自己也确实喜欢,会一直做下去。”他说。